http://www.cefdevenezuela.com

花季凋零:北大一女生自殺事件的前前後後

  4月12日,記者從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蘭和律師處獲悉,北大女生包麗(化名)于4月11日中午在醫院去世。

  蘭和律師在微信朋友圈稱,“這位在重症監護室躺了半年多的女生,最終還是告別了這個她眷戀著的和眷戀著她的世界。”

  12日中午,包麗的媽媽告訴記者,在包麗躺在醫院重症監護室期間,她一直租住在北京,照顧女兒,此後因疫情原因,醫院禁止家屬進入重症監護室探望,直到4月11日中午接到院方通知女兒死亡的消息。

  提及女兒死亡的消息,電話裏包麗媽媽情緒悲傷,啜泣不止。其稱“如果不是遇到牟林翰,也不會有現在這樣的事情發生”。包麗媽媽説,在包麗自殺到住院期間,半年多時間裏,牟林翰除了此前交了一點醫院的治療費用外,一家人不聞不問,“從未有過聯繫。”

  牟林翰與包麗繫戀人關係。牟林翰為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院2015級本科生,曾任北京大學學生會第三十四屆執委會副主席。而包麗自2017年9月起任北京大學學生會文藝部部長,是北大學生會第35屆執委會主席團候選人。

  據事後曝光的微信聊天記錄,兩人戀愛期間,牟林翰對包麗使用大量侮辱性言語,要求包麗稱自己為“主人”,甚至要求她在自己身上文“牟林翰的狗”,並且錄製文身的整個過程;此外,牟某還更進一步地要求包麗“為我懷一個孩子,然後去把他打掉,我留下病歷單”或讓包麗去“做絕育手術,然後把病歷單給我”。

  對於牟林翰的冒犯和虐待傾向,包麗曾提出警告乃至提出分手,但在牟林翰多次以自殺為威脅等的情況下,最終未能與牟林翰擺脫關係。

  2019年6月11日,包麗在與牟林翰爭吵後嘗試割腕自殺,但割腕後仍被牟林翰糾纏。

  2019年10月9日,包麗服藥自殺,當晚牟林翰攜同學找到了包麗,自行催吐後送醫。救治期間,醫生宣佈包麗“腦死亡”,但包麗家屬並未放棄治療。截至12月13日,包麗仍處在昏迷之中,據包麗母親透露,每天差不多要花一萬元。

  2019年12月12日,南方週末微信公號發佈《“不寒而慄”的愛情:北大自殺女生的聊天記錄》的報道稱,包麗媽媽説,“女兒是被牟林翰逼死的”。

  據報道,包麗自殺前,其男友牟林翰向包麗提出過拍裸照、先懷孕再流産留下病歷單、做絕育手等要求。包麗媽媽稱,兩人戀愛期間,牟林翰嫌棄包麗有過戀愛經歷,不是處女,但又不想分手,卻以此折磨包麗。

  2019年12月12日下午,針對包麗媽媽的指控,牟林翰回應稱,女友包麗自殺後,他接受過警方的問詢。“目前警方已經結案。”他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對包麗精神控制,“我不明白什麼是精神控制?”

  牟林翰稱,他和包麗在一起一年左右。包麗自殺後,他曾在北京和包麗的母親見面。網路上的相關質疑是對他的惡意揣測。

  他表示,包麗的死確實與自己有關係。“我是她男朋友,我們倆相處之中我覺得一定是沒有照顧好她。”對於媒體報道中提及兩人的聊天記錄等相關戀愛細節,他稱,“有些離譜”。

  牟林翰曾于2019年12月10日在電話中告知“南方週末”的記者,女友自殺跟他沒有關係;事件曝光後的12月12日,牟林翰又稱自己是“有責任的”,但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對包麗精神控制。

  2019年12月6日,包麗家屬向北京大學校團委提交舉報信,稱牟林翰存在生活作風問題。牟林翰與包麗交往期間多次發送淫穢、侮辱、恐嚇或其他資訊,對其進行精神折磨。此外,包麗家屬也委託律師,尋求以法律途徑追究責任的可能。

  2019年12月13日,網傳一份落款為“北京大學研究生支教團項目管理辦公室”的消息稱,研究生支教團項目管理辦公室收到關於支教團成員牟某某相關問題的舉報材料。學校高度重視,立即啟動調查,依據程式,由項目辦牽頭,聯合相關部門成立工作組進行核查。

  依據《中國青年志願者扶貧接力計劃第21屆研究生支教團(20192020年度)招募協議書》第三條第4款“甲方服務期間因違反法律、法規及相關管理規定造成惡劣影響的,或嚴重違反協議約定,或因其他非合理情況致使本協議書無法履行的,乙方有權將其召回,終止協議;被召回者不再享有本協議書第一條約之各項權利”的規定,項目辦決定與牟林翰終止協議,並依據協議及相關管理規定,取消其推薦免試攻讀研究生資格。經向北大多名工作人員求證,該消息屬實。

  南方週末《“不寒而慄”的愛情:北大自殺女生的聊天記錄》的報道發出後,引發輿論震動。

  隨後,一個名為“凱旋十二”的私人微信公眾號發佈名為《我是包麗的朋友,真相遠比你知道的更可怕》長文,一方面探討報道是否有奪人眼球的不實和不全面之處,另一方面也詳細揭露和展現了包麗與男友牟林翰之間的聊天記錄,其中充滿了大量聳人聽聞的言論和話語,引起人們對親密關係中的精神控制、PUA、字母圈等問題的關注和討論。其中,被認為以線上和線下等各種方式教男性“PUA”技巧以控制女性的“浪跡情感”,引發廣泛關注。

  2019年12月13日,“浪跡情感”負責人王環宇、劉欣進行直播,稱北大女生事件與他們無關,但他們承擔了“背鍋的角色”。直播兩次被中斷,最終無法恢復。

  4月12日,北京律師蘭和在今日頭條發文確認,被男友洗腦自殺的北大女生包麗(化名)已于4月11日中午去世。

  “這位在重症監護室躺了半年多的女生,最終還是告別了她眷戀著的和眷戀著她的世界。所有的故事、事故都隨著這位女生的羽化漸行漸遠,最終註定會消失在世界的盡頭。但請記住,她也曾經來過。”華商報稱。

  “我命由天不由我。”這是包麗自殺前在微網志上留給家人的最後一句話。讓包麗走上了輕生之路的男友牟某究竟是什麼人?

  4月12日,華商報記者多次撥打牟某的手機,但他一直沒有接聽。記者從北大了解到,牟某也是北大學生,儘管對於外界的各種非議,牟某都予以否認,但包麗自殺事件發生後,北大最終取消了牟某的推薦免試攻讀研究生資格。

  另據了解,為避開輿論關注,牟某曾低調地去支教。對於是否對包麗進行折磨和控制,此前牟某都予以否認。

  4月12日,華商報記者聯繫包麗的母親,她表示,之前因為受疫情影響,她無法前往醫院探望女兒,直到4月11日中午接到醫院的通知。

  包麗的母親始終認為,牟某的精神折磨是導致女兒自殺的主要原因,“是他逼死的,他脫不了干系。”令她非常氣憤的是,直到包麗過世,牟某都沒有露面,沒有主動聯繫她,更沒有道歉的意思,就好像女兒的死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針對牟某曾要求包麗拍裸照,甚至讓包麗為他懷孕流産等細節,包麗媽媽不願回應,“我會考慮追究他的責任”,包麗母親極度悲傷並不願多説,要先處理好女兒的後事,但她希望能為女兒討回一個公道。華商報記者獲悉,她和律師保持著聯繫,目前還在等待警方的調查結果。

  即Pick-up Artist ,直譯為搭訕藝術家,源於美國,最早是由一些花花公子泡妞的經驗、技巧總結,後被中國留學生譯為“把妹達人”,繼而國內出現所謂泡學網。比如,通過實施比身體虐待更隱蔽的精神虐待,甚至對女性進行唾棄、謾罵和侮辱,就是打擊受害者的自信和激起受害者的罪惡感,讓其陷入無助的狀態,以此對女性實施精神控制。

  關於我們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 88828235 對外服務:訪談直播展會廣告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